永遇樂

詞,

落日熔金,暮雲合璧,人在何處?染柳煙濃,吹梅笛怨,
春意知幾許?元宵佳節,融和天氣,次第豈無風雨?來相
召,香車寶馬,謝他酒朋詩侶。
中州盛日,閨門多瑕,記得偏重三五,鋪翠冠兒,捻金雪
柳,簇帶爭濟楚,如今憔悴,雲鬟雪鬢,怕見夜間出去。
不如向,簾兒底下,聽人笑語。

【注釋】 ①落日熔金:落日的顏色好象熔化的黃金。 ②合璧:象璧玉一樣合成一塊。 ③吹梅笛怨:指笛子吹出《梅花落》曲幽怨的聲音。 ④次第:接著,轉眼。 ⑤中州:這裡指北宋汴京。 ⑥三五:指元宵節。 ⑦鋪翠冠兒:飾有翠羽的女式帽子。 ⑧捻金雪柳:元宵節女子頭上的裝飾。 ⑨簇帶:妝扮之意。 【評解】 這首詞通過南渡前後過元宵節兩種情景的對比,抒寫離亂之後,愁苦寂寞的情懷。 上片從眼前景物抒寫心境。下片從今昔對比中抒發國破家亡的感慨,表達沉痛悲苦的心 情。全詞情景交融,跌宕有致。由今而昔,又由昔而今,形成今昔盛衰的鮮明對比。感 情深沉、真摯。語言於樸素中見清新,平淡中見工緻。 【集評】 張端義《貴耳集》:易安居士李氏,趙明誠之妻。《金石錄》亦筆削其間。南渡以 來,常懷京、洛舊事,晚年賦元宵《永遇樂》詞云: 「落日熔金,暮雲合璧。」已自工緻。至於「染柳煙輕,吹梅笛怨,春意知幾許?」 氣象更好。後段雲「於今憔悴,風鬟霜鬢,怕見夜間出去。」 皆以尋常語度入音律。鍊句精巧則易,平淡入調者難。 王士禎《花草蒙拾》:張南湖論詞派有二:一曰婉約,一曰豪放。 仆謂婉約以易安為宗,豪放惟幼安稱首,皆吾濟南人,難乎為繼矣! 劉辰翁《須溪詞》《永遇樂·璧月初晴》小序:「余自辛亥上元誦李易安《永遇樂》, 為之涕下。今三年矣,每聞此詞,輒不自堪,遂依其聲,又托易安自喻,雖辭情不及, 而悲苦過之。」 李調元《雨村詞話》:易安在宋諸媛中,自卓然一家,不在秦七、黃九之下。詞無 一首不工,其煉處可奪夢窗之席,其麗處直參片玉班,蓋不徒俯視巾幗,直欲壓倒鬚眉。

發表評論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