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霖鈴

詞, 留別

寒蟬凄切,對長亭晚。驟雨初歇,都門帳飲無緒,方留戀處,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。
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,冷落清秋節。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,曉風殘月。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。便縱有千種風情,待與何人說!

【注釋】 ①凄切:凄涼急促。 ②都門:指汴京。 帳飲:設帳置酒宴送行。 ③凝噎:喉嚨哽塞,欲語不出的樣子。 ④經年:年復一年。 ⑤風情:風流情意。 【評解】 柳永仕途失意,四處飄泊。這首詞就是他離汴京、前往浙江時「留別所歡」的作品。 詞以悲秋景色為襯托,抒寫與所歡難以割捨的離情。上片寫送別的情景,深刻而細緻地 表現話別的場面。下片寫設想中的別後情景,表現了雙方深摯的感情。全詞如行雲流水, 寫盡了人間離愁別恨。詞人以白描手法寫景、狀物、敘事、抒情。感情真摯,詞風哀婉。 【集評】 李攀龍《草堂詩餘雋》:「千里煙波」,惜別之情已騁;「千種風情」,相期之願 又賒。真所謂善傳神者。 賀裳《皺水軒詞筌》:柳屯田「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,曉風殘月」,自是古今俊 句。 周濟《宋四家詞選》:清真詞多從耆卿奪胎,思力沉摯處,往往出藍。然耆卿秀淡 幽艷,是不可及。 唐圭璋《唐宋詞簡釋》:此首寫別情,盡情展衍,備足無餘,渾厚綿密,兼而有之。 宋於庭謂柳詞多「精金粹玉」,殆謂此類。詞末余恨無窮,餘味不盡。 俞文豹《吹劍錄》:柳郎中詞只合十七八女郎,執紅牙板,歌「楊柳岸,曉風殘月」。

2 comments for “雨霖鈴

發表評論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