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邻家

,

老病在臂踝,终日不喜动,溪云忽过前,袖手以目送。
今晨光景佳,霁色入鸟哢,驾言出柴荆,暂作湖山梦。
东村望鹤巢,西阜过獾峒。
父老意欣然,为我拨春瓮,岂惟浇舌燥,亦用软脚痛。
形骸去绳检,谈笑得少纵。
吴蚕初上簇,陂稻亦己种。
端五数日间,更约同解粽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