崧高

,

崧高维岳,骏极于天,维岳降神,生甫及申。
维申及甫,维周之翰,四国于蕃,四方于宣。

亹亹申伯,王缵之事,于邑于谢,南国是式。
王命召伯,定申伯之宅,登是南邦,世执是功。

王命申伯,式是南邦,因是谢人,以作尔庸。
王命召伯,彻申伯土田,王命傅御,迁其私人。

申伯之功,召伯是营,有俶其城,寝庙既成。
既成藐藐,王锡申伯,四牡蹻蹻,钩膺濯濯。

王遣申伯,路车乘马,我图尔居,莫如南土。
锡尔介圭,以作尔宝,往□[1]王舅,南土是保。

申伯信迈,王饯于郿,申伯还南,谢于城归。
王命召伯,彻申伯土疆,以峙其粻,式遄其行。

申伯番番,既入于谢,徒御啴啴。
周邦咸喜,戎有良翰。
不显申伯,王之元舅,文武是宪。

申伯之德,柔惠且直,揉此万邦,闻于四国。
吉甫作诵,其诗孔硕,其风肆好,以赠申伯。

【注释】: [1]“辶 + 兀”字。

诗经·大雅·荡之什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